秦瓷

总有一天,当你回头去看自己走过的路,你会发现,其实自己,一无所有。

掉进王喻的坑其实是个意外,但是不到一星期的这份意外,带给我很多收获。
伞修带给我的更多的是求而不得的绝望,我一直认为,伞修之间也就这样了。说句心里话,伞哥不在了,就是不在了,复活什么的还是不太现实,所以虐点好。但是私心里还是在写文的时候让伞修甜一把,看见别人的伞修文,甜的甜到腻都不牙疼;虐的哭成狗也接着看,然后告诉自己,他们在属于荣耀的平行世界好好的。
但是王喻不一样,带给我的是沉淀了岁月的痕迹,像是白开水,淡淡的,尝起来好像没有味道,很无趣,但是真正品味的时候才发现,这就是生活。我看王喻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,有甜有虐,自己也写过。虽然文风不同,各位太太对于王喻的理解也不同,但是字里行间中,都是同样的感觉,老夫老妻的一辈子。
没有打算突然要文艺一把,但是忍不住想说。
也许我对他们但理解并不大众,但是我爱他们。
向往他们的生活方式。
他们真好,我爱他们。

【王喻】万千星辰只为你

原著虫爹的,荣耀属于他们,ooc归我

文笔不好……

喻队以为是单恋,其实是双向暗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暗恋着一个人。

他叫王杰希,是个大小眼。

其实也不算暗恋,因为有人知道我喜欢他,比如我的副队长。

“队长!队长!你怎么能喜欢王大眼!?他根本配不上你啊!你看看他的大小眼还有一脸的面无表情,怎么可能配的上你?……”

少天又在开始他的日常任务:劝说。不,应该不是劝说,是吐槽。

其实少天说的有道理,按道理来说,我怎么可能喜欢王杰希呢?

不提他不对称的双眼,我又不是张副队。只说我们两个战队之间的恩怨,和我们一开始的针锋相对,我怎么也不可能喜欢他。

可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,我也没办法。也许是他对微草的始终如一,也许是赛场上惊艳了我的魔术师打法,又或许是他注视着我的时候,眼里的万千星辰。

“队长!队长!明天就是跟微草的冠军争夺了!我们一定会赢吧?会的吧?……”

唔……少天说的对,如果明天我们赢了,就跟王杰希表白吧。明天可是很有意义呢!

(黄少天:队长!?我没说啊!!!?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果然赢了呢。断了微草三连冠的今天,一如既往的适合表白,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呢~^_^

(喻队,就算真的适合表白,你真的确定在你抢了王队冠军的情况下他会答应你吗?)

会啊!他那么好,一定会答应我。

这个时候,他应该去了天台吧。

“王队。”

他果真在这里,这是我几年来掌握的规律,每次比赛结束,无论输赢,他都会找一个天台。

“喻队,恭喜。”

我看见他回头,注视着我,眼睛里有小星星。

“……杰希,我喜欢你。我们可不可以在一起?”

我微笑着看向他。

“……你,刚刚抢走了我的冠军。”

他好像不同意,不过我不担心,因为我看见,他眼里的星星开始闪闪发光。

“那,把我自己还给你,可以吗?”

我走上前,轻轻抱住他的腰,唔…很细。

“……”

大概是很久之后,我才听到他带着笑意的回答。

“好。”

这时候我想,他真好。

抬起头的时候,就看见他的眼睛,除了星星,还多了一个我。

“杰希,你眼里有小星星。”

他没有马上回答我,只是抬头看向天空。

然后回头,对我说:

“我将星空刻在眼中。然后回头,只注视你一个人。”

我想,为了他这句话,我可以爱他一辈子。

“杰希,你眼里的万千星辰,可以只给我看吗?”

“……都说了,我只注视你一个人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他们真好,我爱他们。)




【王喻】十指相扣(限定首尾CP)

原著归虫爹,荣耀属于他们,ooc归我。
文笔不好……
王喻粮少,吃不饱,自力更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做了一个噩梦。

在梦里,我独自一人站着,眼前是大片大片的雾,灰白色的,像是B市的雾霾。远处有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,一下一下,空荡荡的,让人不自觉的开始恐惧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儿,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,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,可越走越觉得缺点什么。

直到我走出浓雾,看见海。海浪的颜色是淡淡的蓝,向是他常年穿在身上的颜色。这时候我是才知道是缺了他。

喻文州,我的爱人。

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,告诉我他所在的地方,那是大海的方向。

可是没有,眼前除了淡蓝的海水,就只有我自己倒映在异常柔和平静的海水中的脸孔。

我找不到他了。他在哪?为什么?什么时候我把他弄丢了?

我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,浓雾,越来越多的浓雾将我包围。

很冷……

文州,你在哪?

文州……

喻文州!

“呼……”

睁开眼,看见的就是他的眼睛,像是那片海。一如往常一样的温柔。

“杰西?怎么了?做噩梦了吗?”

他很担心我,我知道。

我伸手抱住他,搂在怀里。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,温热的体温还有柔和的声音,都告诉我一个事实:

他不会离开我。

梦里的失落感和恐惧感,像海水消退。他带给我的,是如此安心。

“没事儿,睡吧。”

我听见自己说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他的回答,带着困意。

大概又过了很久,我以为他睡着了,才翻过身,将额头抵上他的额头,说出我们之间很少说的那句话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……嗯,我也是…”

他还是不放心我,不过现在应该是放心了。因为一直握着我左手的那只手,现在,与我十指相扣。

记得很清楚,在我睡着之前,我脑海中唯一的想法是:

多年之前,我们在赛场上针锋相对,无比陌生。

现在。

我们十指相扣,额头相抵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他们真好,我爱他们)

楼下的小花园真的蛮不错的